当前位置:主页 > 技术知识 >

如何唤醒文化遗产的新生命

  北京市政协委员、中国传媒大学研究生院院长张鸿声提醒,除了这些已被保护利用的文化遗产,北京还有大量规模性、高价值的建筑遗存,因没有入选文保单位而得不到保护,以致传统建筑风貌丧失。
  张鸿声提出一个方案:建立“建筑文化遗存规划保护”制度,即先有规划,后有保护,由文化专家、规划专家组成委员会提出方案,交由规划部门严格执行,使成规模的建筑遗存进入保护名录。 延续去年“3·17”以来逢涨必查、逢炒必办的严格执法原则,针对近期有媒体调查发现部分中介和融资担保公司联合个别银行购房加杠杆的现象,昨日下午,市住建委联合北京银监局开展了专项执法,严查房地产经纪机构、金融机构等参与变相加杠杆、首付贷等违法违规行为。
  所谓“首付贷”,是指在购房人首付资金不足时,地产中介协助购房人以办理“消费贷”、“经营贷”、“个人信用贷”、“房抵贷”等方式套取资金,作为购房首付。正因如此,首付贷把很多支付能力不足的购房者拉入了房地产市场,一旦房地产市场走势出现逆转,容易产生违约风险。市住建委去年9月就曾发布《关于开展房地产经纪机构违规行为情况检查的通知》,根据通知,以上行为既不符合贷款发放政策,也违反了本市房地产调控要求。
  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对房产中介门店的执法检查将每日不间断进行,变相首付贷将作为检查重点。今年,本市将坚决贯彻落实“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坚定调控决心不变、力度不减,进一步巩固和强化房地产市场调控成就。“春节月”将至,三、四线、甚至五线城市可能会迎来一股返乡置业热潮,但对于北京这种“外来人口”占较大比重的城市来说,购房客群的外流将不利于开发商推盘销售。
  据亚豪机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2月份,北京仅有两个项目计划入市,一个是全新项目,另一个则是老项目的后期房源。
  对此,亚豪机构市场总监郭毅认为,历年来春节所在月份都是北京楼市供需最低的月份。再加上去年低迷市场供应的延续影响,使得今年春节所在的2月份,将创造北京楼市历年供应新低。
  关于2018年的楼市走势,中投置地董事长王军在由人民网主办的第四届地产价值峰会上表示,2018年的房地产市场不可能比2017年更好。同时,天恒置业集团有限公司地产事业部总经理周兴也称,2018年,新房市场总量和价格都不会出现大幅增长。
  房价总体可控
  历年“春节月”都是北京楼市的销售淡季。对于北京这种“外来人口”占据相当比重的城市来说,春节返乡潮会使得城市中的购房客群集中外流,加之春节期间北京气候寒冷,不利于开发商大量推盘销售,因此是供应和成交双低的低迷期。
  但进入3月份以后,前一年出让的土地将转化为新项目逐渐进入市场,供应增加将推动成交速度加快。
  据亚豪机构数据显示,2017年北京共成交住宅用地71宗,其中含可售商品住宅44宗,这44宗宅地均设定了限售价格,最低销售均价21144元/平方米,最高销售均价为89068元/平方米。从价格对比来看,郊区限价商品住宅尤其是六环外,销售限价与周边在售商品住宅项目相比,价格优势并不突出,而城区位置较好的限价住宅项目,限售价格则比周边项目低出20%—30%。
  郭毅认为,郊区限价住宅项目优势较小,吸引力也相对偏弱,但部分项目限定了“9070”,使得单套总价得以控制,从而匹配刚需客群对于户型面积及销售价格的要求,而城区限价项目则凭借价格优势,入市后将成为市场争抢的“香饽饽”。低单价、小户型的郊区项目以及高性价比的城区项目促使整体市场进入快周转期,2018年北京楼市供应与成交的节奏均将加快。
  总体来看,2018年整体供应将出现提速,而价格限定使得预期走稳,需求入市积极性也将有所提升,因此今年整体市场供需均将出现反弹。但在限售价格的管控下,需求的逐渐抬升并不会传导向房价,2018年北京新建住宅的市场价格总体可控。 左安门角楼,一处埋藏着老北京记忆的城楼,在重建修缮之后,变身古色古香的图书馆,重回北京人的生活里。去年10月28日,左安门角楼图书馆(东城区第二图书馆分馆)正式开业。
  又一处文化遗产在市民的生活里“活”了过来。近年来,北京已有多处文化古迹实现变身,承担起新的公共服务功能。例如中轴线上的雁翅楼24小时中国书店,已成为京城不打烊的新文化地标。
  在今年北京两会期间,如何唤醒文化遗产的新生命,也成为很多代表委员关注的话题。
  “把文物利用起来是活化的保护”
  记者采访发现,北京已有多处文化遗址以新的“身份”对公众开放。
  西城区万松老人塔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4年以博物馆、展览馆、图书馆、实体书店“多重身份”对外开放。现在,这座不到400平米的院落每天吸引着1000-1500人次的游客,是一些“国保”单位客流量的10倍。
  2013年,北京市级文物保护单位长椿寺的北院成为西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基地,引进传承人进行非遗研究、创作、传习、展示,包括泥塑彩绘脸谱、北京内画鼻烟壶等,成为京城一处有文化味的新去处。
  此外,孔庙国子监建成博物馆和教育基地,天坛神乐署变身为中国古代皇家音乐展馆,明城墙遗址改造成优美闲适的遗址公园……
  “北京历史文化和近现代文化建筑资源非常丰富,市民整体文化认知基础也较好。”北京市政协委员、致公党北京市委常委、北京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总工办主任兼国土规划研究中心主任许槟认为,让文物遗产“活”起来,北京有独特优势。
  市人大代表、北京建筑大学教授秦红岭也表示,文物是有公共属性的,将文物利用起来是活化的保护,可以让居民享受到文物的福利。
  北京支持社会各界参与遗产修缮利用
  不过,让秦红岭“着急”的是,当前北京文物古迹开放度仍然不够,“我在做古都建筑文化资源库时调查发现,很多古建都被一些单位占用了。”
  秦红岭认为,文物利用的第一步,就是腾退并对公众开放,包括博物馆、图书馆、社区文化中心等方式。
  《北京市“十三五”时期加强全国文化中心建设规划》中提到,北京将做好历史文化名园腾退,统筹古建筑保护与历史文化资源的挖掘利用,并鼓励支持社会各界参与名人故居、坛庙、胡同、四合院、会馆、历史宗教建筑、工业遗产等修缮保护与合理利用。
  在东城区人大常委会主任、东城区人大代表团副团长金晖眼中,左安门角楼就是一个成功范例。金晖告诉记者,今年东城区还将开展一系列文物腾退计划,“如果将这些不可移动文物作为公共文化设施进行合理开发,对城市文化品质的提升、古都北京的整体保护都有很高的价值。”
  “遗产利用不能对本体结构造成破坏”
  文化遗产再利用如何衡量好“新旧”的关系?许槟认为,在利用文化遗产之前,首先要摸清底数和现状,在此基础上根据规定流程进行改造。在此过程中,管理部门和相关专家不能缺席。
  许槟建议,改造利用文化遗产、古建筑等,要先定下规则。“例如,不能对古建筑本体结构造成破坏,外墙和颜色也不能随便装修改造。”此外,对各类文化遗产都应分类制定改造利用要求,建立主管单位和专家的系统合力。对级别高的古建筑、文物古迹,审批流程和专家论证要非常全面严格。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1-24  【打印此页】  【关闭